603823“华尔街操盘手”之独到的操作理念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

  麦可&midd603823ot;史坦哈德对股市发生兴趣603823,可以追溯到他行“割礼”的时候。当时,他父亲赠与他200股股票做为贺礼。史坦哈德回忆,他在青少年时期,603823经常在当地的证券公603823司参观,然而他的朋友却都逗留在外面玩棒球。

  史坦哈德聪颖过人,1960年;他才19岁,便从宾州大学的华顿学院毕业。毕业后,史坦哈德便迈进华尔街,担任助理分析的工作。到1967年,已经小有名气的史坦哈德和两位合伙人成立了史坦哈德·范·伯考维兹投资公司<Investment Firm of Seeinhardt,Fine and Berkowitz>。这家公司是史坦哈德合伙公司<Seeinhardt Partners>的前身(范和伯考维兹在1970年代末期与史坦哈德603823拆伙)。

  史坦哈德创业至今,已有21个年头,公司在这段期间的成就斐然,年投资报酬率高达30%以上,相形之下,史坦普五百种股价指数同期的平均年涨幅却只有8.9%。换句话说,如果你在1967年投资史坦哈德1000美元,到1988年春季,你收获得9万3000美元,但是如果你投资史坦普股价指数,你则只能拿到6400美元而已。

  要求严格的老船长

  史坦哈德在交易方面的卓越表现,在于他使用多种不同的投资方法。他既是一位做长线的投资人,同时也是一位抢短线的交易员。他能果决地抛售股票,也能大胆的买进股票。另外,只要他认为时机恰当,就会毫不犹豫地转换投资工具。

  整体而言,史坦哈德合伙公司的杰出表现并不是史坦哈德一个人所创造的。公司多年来,已经培育出许多优越的交易员与分析师,无庸置疑地,史坦哈德却是这家公司的决策中心。史坦哈德每天会多次观察史坦哈德合伙公司的投资组合。尽管史坦哈德会授予手下交易员充分的决策权,但是只要他认为公司持有的部位不理想,他就会要求交易员重新检讨投资策略。

  史坦哈德严格控制公司投资组合的管理作风,使他得到难以一起工作的恶名。事实上,许多离开史坦哈德合伙公司多年的交易员,直到现在,都视史坦哈德为一位作风强硬,要求严格的老船长。

  总而言之,在工作方面所表现出来的一面,与美式橄榄球队教练颇为相近,是以行事强硬的作风来管理一批交易员。

  我无缘见到史坦哈德行事作风强硬的一面。我所访问的史坦哈德,是一位平易近人、态度和蔼,并具有幽默感的绅士。当然,我是在市场休市之后才访问他的。

  问:请问你交易哲学的中心理念是什么?

  答:我并不把我的工作视为“交易”。或许由于交易频繁,我因此被列入所谓的“交易”行业中,然而我宁愿把自己的行业视为“投资”。

  在我的观念中,交易乃指在买进之前,就具有卖出牟利的态度。例如我今天买进股价指数期货,乃是因为我认为股价指数期货明天会涨,因此我打算明天卖出我所持有的部分,这就是交易。但是我在市场上的所做所为,是基于长期且又较为复杂的原因,例如当我在1981年进入债券市场时,我足足持有该部位达二年半的时间。

  反其道而行的理念

  问:我想,在本书中,我们且称你的工作为交易。

  答:请问你如何定义交易与投资?

  问:我认为两者之间的差异至少有两点:第一,交易员既能做多,也能做空,而投资人,例如一般共同基金的投资经理人却总是做多,即使市场状况无法掌握,他也投资其资金的70%,但仍然以做多为主。其次,我认为交易员比较重视大势,例如未来股市是上扬,还是下跌;然而投资人则比较注重选择买进价格合理的股票。以我的观点,我会把你归类为交易员。因此言归正传,请问你交易哲学的中心理念是什么?

  答:我的理念与多数人不同,其中最主要的是认知的差异。我总是从众人对市场的普遍认知中,寻找不同的看法,甚至完全相反的看法。

  问:请你举一个实例来说明你的理念?

  答:我曾经抛空金纳科技公司(Genetech Co.)的股票长达一年半,在这段时间,尽管做空一度使我遭逢重大损失,可是我坚持做空,因为我对该公司的一种新药品TPA(TPA可以经由静脉注射溶解血块),抱持与市场完全不同的看法。

  我的想法是,再过一、两年,TPA就会被同质而且价格较为低廉的药品取代。假如我的想法正确,该公司的股票就可能因此跌到每股10美元以下。当时(1988年7月),该公司的股价已经从每股65美元跌到27美元。到1988年11月底,金纳科技公司的股价已

  经跌到每股15美元,然而我仍然坚持做空。

  我与市场一般认知的相异处在于,市场大众都认为金纳科技是生物科技业界的佼佼者,其所开发的药品足以改变该行业的发展方向。然而只要市场大众对该公司抱持多头的看法,我就会持续采取完全相反的而认知看空。

  问:这个例子足以说明你的交易理念,但是它同时也产生另一个问题。假如你抱持与市场一般大众完全相反的看法抛空某支个股,如果基本面一直没有改变,市场大众一直做多这支股票,你自会更加坚信你的空头部位。可是就资金管理的角度来看,当你的空头部位亏损到某个程度时,你必须回补。这种情况是否与你的交易理念有所冲突?

  答:市场上的交易行为有其持有的习惯,然而我从不根据这些;习惯从事交易。例如一般人的习惯是,当某支股票的价格已经涨到顶点或开始下跌时才开始做空,即股票已经显露出下跌的迹象,否则不做空。我可以理解这种交易习惯,这种习惯也许是最安全的抛空的方式,但是我却没有这种习惯。

  我的态度是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”。如果想要赚钱,就必须承担某些风险,而我总是在多头还在占上风的时候,就抛空。一般说来,如此的作法等于是过早抛空,因此,起初我的空头部位总是会遭逢部分损失。如果股价仍然持续上扬,我甚至会减少持有的空头部位,但是只要我对市场的看法不变,我就会一直坚持做空,就算 估计错误,我也认了。

  少量资金顺势而为

  问:你是说只要你所认定的基本面因素不变,你就会一直坚持你的部位,即使该部位当时多么不利,你也是坚持如此?

  答:是的。不过,假如我所持有的部位遭受的压力太大,我也会改变我的交易方向来减轻压力。

  我会告诉自己:“好吧,眼前的情况看来对我相当不利。既然眼前尽是买盘,我为什么不暂时加入他们,说不定还可以赚一笔。”简单地说,我把自己分成两部份,我所认知的基本面仍是与市场大众相异,不过我将它放在心中。至于表面上,我则是暂时跟随市场的走势。因此,即使我心中看空股市,我也可能暂时做多,但只用所有资金的20%到40%。